快3彩票

您所在的位置: 快3彩票  >>  學術科研  >>  學術活動  >>  正文

秦紅增教授來我系講座

作者:  文章來源:    點擊次數:  更新時間:2015-03-20 16:07

3月19日下午,廣西民族大學教授、《廣西民族大學學報》編輯部主任秦紅增老師給我系師生帶來了一場題為“文化復雜性的認知:基于中國西南地方文化抒寫討論”的精彩學術講座。此次講座由我系系主任林曾教授主持,我系研究生和老師參加了講座。

秦教授從多個方面闡述了他對文化抒寫的思考。

抒寫成為討論的話題,源于人類學民族志發展的第三個時代,即“寫文化”時代。在這個時代,學者對民族志是否能客觀描述文化產生質疑,認為文化描述實際是文化建構,在這個建構過程中,研究對象成為行動主體,有著文化自覺及其建構能力,研究者要想實現文化描述,必須在尊重研究對象的基礎上真正理解他們才行。這正是抒寫成為其討論對象的知識背景。

在此背景下,地方文化抒寫興起,其原因在于人們試圖借地方文化來反思或矯正西方文化和全球化。對少數民族邊疆文化的重視是要達成“從邊緣反思中心”的目的,或者根本上也是“通過中心看邊緣”。這種地方文化抒寫的例證包括:“現實”的歷史,如屯堡文化建設、重構“古苗疆走廊”;“流動”的區域,如“清水江文書”和“茶馬古道”的建構;再現的“遺失”,如“鹽丹文化”和“銅鼓文化”的復興;“真實”的傳說,如麒麟和龍等傳說的重新抒寫。

秦教授在此基礎上提出,從西南地方文化抒寫的情況來看,民族志撰寫的第四個時代也許已經來臨,這一時代的特征是抒寫主體的全員參與(學者、官員、旅行者等),抒寫對象逐漸擴大到區域的整合,而標志性成果也包括了影視、圖畫、場景再現、舞臺展示、節目表演等,具有了整體性。當主體、對象和抒寫形式具有了整體性,則對于文化復雜性和多樣性的客觀展示某種程度上就具有了可能。而人類學之抒寫最終就是要在保存人類文化多樣性上作出貢獻,這正是這一學科“生命之樹常青”的關鍵所在。

林曾教授總結指出,此次講座很有意義,有助于我們了解人類學對文化多樣性的探索和努力,林教授指出從溝通的角度來看,在全球化時代,個別文化的消失成為必然,但另一方面保持“原生態”的努力一直在進行,這實際上是“原生態”的再造和重建。在我們這個時代,“個別”與“普遍”、“多樣性”和“一致性”如何溝通與整合確實是個重要的課題。

我系師生積極參與了討論。(崔應令報道)